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董国强拍卖公司承载着文化和社会责任

2019-03-08 11:35:04

董国强:拍卖公司承载着文化和社会

12月20日,“2012北京拍卖季”行业发展论坛在北京光华路5号世纪财富中心国际会展中心举行,会上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就“拍卖企业的文化”做主题演讲。

艺术品市场可以说是拍卖作为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交易形式,已经走了20年的历程。经历了几个阶段,开始还是照着佳士得照搬过来。最初是海外艺术品经纪人买走一半以上的拍品,后来国内买家队伍开始壮大起来,行业开始繁荣,国内买家开始在中国艺术品市场当中唱主角,一直到今天可以说在很多方面具备了话语权和定价权,可以说这20年的发展凝聚了两代到三代拍卖人辛勤的努力,同时也包括媒体和社会各界所给予的热情支持和帮助。

从目前来讲中国艺术品拍卖已经遍及中国很多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还有其他地方都有很多的优秀拍卖公司,这其中是以北京为主,北拍协肯定值得骄傲,国内重要几家拍卖公司都集中在北京,也占据了全国拍卖成交额的绝大部分。

过去中国艺术品主要交易中心是海外,从2005年以后,交易中心向北京转移。在一年以前说起这个话题还是信心十足,北京作为中国艺术品交易中心,地位不可逆转。但是去年由于一些政策问题,艺术品进口的关税问题等等,让我们对这个愿望有所怀疑,有所动摇。我们不希望这样一个结果发展,还是希望北京能够成为中国艺术品交易中心,需要有关方面进一步调研,进一步从国家大方针政策方面给予行业或者给予文化艺术品市场更大支持。

中国艺术品拍卖企业的文化。普遍说拍卖行业是商业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首先赚钱是第一目的,任何人都能理解,企业先能够养活自己,才能够谈社会,谈其他方面的社会意义。拍卖行业,特别是艺术品拍卖行业跟其他行业不同的是,我们所经营的是文化艺术品,因为卖的东西有文化含量,文化可以有。

拍卖公司资助了很多文化活动,这是最近几年拍卖公司最明显的对社会文化活动的资助,在这五年之内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进步。当然这和行业的繁荣发展有关系,首先因为企业经营比较好,行业发展比较好,才有这个能力。嘉德、保利、匡时举办很多文化活动、展览,而且展览都是免费参与的。

首先,拍卖公司的文化,促进了海外文物的回流。2002年米芾的《研山铭》,这从日本友邻馆征集过来的,当年将近3000万成交额,今天这件作品估几亿的价格都是不为过的。另一方面,由于艺术品拍卖价格变化,可以通过拍卖形式让所有国有公司收货,这是我们的社会的体现

中国嘉德的《出师颂》,当时给了很多不实报道,当时我就给予了很多驳斥,今天看值多少钱,这是非常重要的国宝,也是被故宫收购。

去年从美国征集了一个元代的书卷也是一个亿。海外回流,包括重要国宝经过拍卖,让博物馆和国有机构收购,对拍卖公司是非常有成就的事情。

二,拍卖公司拍卖很多物品都是有非常重要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我们承载着。

今年春天拍卖的“过云楼藏书”,这批“过云楼藏书”的拍卖,让社会上很多人认识到古籍的重要性。专家也讲《过云楼藏书》因为拍卖,所以展览,有这么多人看,如果这批书是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可能没有几个人来看,为什么?我说是钱把大家吸引来。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在中国目前现阶段,人们没有对文化自觉欣赏的愿望,靠钱把大家吸引来不是坏事,这是我们今天谈任何文化都不能脱离的一个社会现状。

“过云楼藏书”因为1.8亿,在浙江大学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展出来了很多年轻学生,可是我们很高兴,尽管他们买不起这批书,但是我觉得他们通过看这批书,对古籍有一点粗浅的认识,或者很多人因为看了不懂,回去请教有关的专家,请教懂的人,对社会普及起到很大帮助。同时通过“过云楼藏书”古籍会不会掀起一个收藏热,如果因为这样一个拍卖,对市场有一个推进,那我们就干了一件好事,因为我们让古籍价钱高,我们干的不是伤天害理的事。

我们为“过云楼藏书”做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工作,下了很多工夫。这样的拍卖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第一当然提高社会知名度,很多人说匡时炒作“过云楼藏书”,我说你们愿意用这个词我也不反对,每个人对自己问题都有认识,我自己认识是有文化情怀的人,你觉得我是一个商人,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说今天做的事情是若干年以后去评价的,董国强是一个要写进历史的人。

秋季《“南长街五十四号”梁氏重要档案》,这个比春季过云楼藏书还要重要,首先是梁启超后人提出反对,我非常惊讶,非常不理解,他认为这些东西不能拍卖,这能理解,这是梁启超的弟弟收藏的。他对我们举办的活动持批评态度,他甚至说清华大学参与这种活动是丢学界的人,清华大学面对这些重要资料无动于衷才是丢学界的脸,我很感谢清华大学没有受他的影响,仍然参与《“南长街五十四号”梁氏重要档案》的研究,包括我们在清华举办梁启超的演讲周。我们看历史资料,共同举办了历史嘉年华梁启超之问,前者是专业的梁启超研究专家,专业说这是迄今为止梁启超专家来的最齐的一次,不光国内的,还有日本专家。

我们举办这个活动,更多是社会知识分子的参与,梁启超对今天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100年前梁启超所面临的问题,我们今天都在面对,他当年所提出的问题今天我们认为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同时我觉得我们对梁启超的宣传是矮化的,我们希望通过拍卖还原梁启超真正的历史地位,这场拍卖可以说肯定是赔钱的,这样的一场拍卖,一件东西几千万的标底,我卖一张画可能容易的多。我们做的活动也很多,我们觉得通过这样的拍卖能够让更多人关注梁启超,让更多的人去思考梁启超所提出的问题。同时,我们共同面对今天的中国现实,我觉得这样的拍卖意义绝不只是一个商业活动。

这批梁启超的《“南长街五十四号”梁氏重要档案》在全国很多地方巡展。这个拍卖让我最有感触的就是梁启超的研究专家,我们在研讨会的时候说,和你们接触让我们对中国的拍卖行业有一个重新认识,我觉得这句话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鼓励,我是给行业争光的。

还有一方面,现在的拍卖跟过去不一样。第一,现在拍卖公司,特别北京的拍卖公司在预展方面,推广方面,花很多工夫,下了很大力气。每一次拍卖像一场艺术嘉年华一样,拍卖所伴随的各种讲座,各种各样的艺术体验活动,都是在推广文化,让人有更多机会参与文化活动,这也是一个拍卖公司的文化的体现。我们作为艺术品拍卖行业,掌握了重要文物,经过我们的手,我们怎么样不要让它随随便便从我们手中经过,我们怎么样发挥更大的社会功能,让他通过这样的社会活动,大家都关注艺术品市场,尽管很多买不起艺术品的人也关注,靠这种吸引我们有更大的推广文化的可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昨天我看了一个事情,写了一个微博。我说义乌的商人卖出15个诺亚方舟,我说我们卖艺术品再卖不出去,我们就是活废物,诺亚方舟都能卖得出去。

作为我们来说,我们卖的东西是有价值的东西,有文化含量的东西。我们做的事情尽管可能有一些不是主观上想做,但是客观上对文化的推广,希望社会各界,希望大家能够给予更多的认可和支持。同时我也觉得中国拍卖行业,我们完全有能力比佳士得卖的好,我们卖艺术品有文化的归属感和感,他们是为了卖钱才经营,他们不是出于文化的主动性和自觉性。这方面来讲,我们在很多方面已经比他们做得好了,我希望大家能看到。

正规捕鱼游戏平台
清水蟹
铂金粉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